我们将愿景和想法变成现实为产品与体验带来生命
1SCROLL DOWN

Conine 20/07/17 Story

这5种设计师,未来会!淘!汰!

这是一篇严肃的文章。
由Fastcodesign的记者们
采访了一圈顶尖设计公司的大佬们后做的报道。
如果担心看完后两眼一抹黑,可以拉到底部,先看大结局。
未来,这5种设计师会淘汰。
还有7种设计师,会火。
这不是我说的,
是Frog,Ideo, Artefact, Teague等顶尖设计公司的领袖们说的。
器官设计师,无人机体验设计师,人机交互指导。
这些奇葩职位,来自未来。
未来15年市场的口味会是什么?
我们采访了十几个顶尖设计公司的领袖,
比如frog, Artefact, 和Ideo,
想弄明白未来15年内会灭绝和走红的设计职业。
这些预测没有实证论据,所以不要太纠结。
尽管如此,
观点很前卫。

会灭绝的设计师

UX设计师
UX设计师是当今最后欢迎的设计职业之一。
这样的工种怎么会消失呢?
Teague的设计师Clint Rule, Eric Lawrence, Matt McElvogue认为,
“用户体验设计”过于宽泛和混乱。
“设计界玩弄用户体验设计师这个头衔”。
“一年又一年,从一个招聘启事到另一个招聘启事,
它在不同的职责,工具和学科之间跳跃。” 
未来,UX设计会分成多个专业领域,
视觉设计师 
视觉设计师是负责设计一个APP样子的人。
UX设计师,是负责设计app体验的人。
Charles Fulford,Elephant的执行创意总监认为,
很多时候,设计师两项都做,未来,只要求视觉的工作会消失。
“交互设计师提供一大堆线框给视觉设计师的日子将会过去,”
“同样消失的还有对实用性一无所知的设计师” 。
市场需要有想法还能将想法变成现实的人,他有实际的编程和建模能力。
Rob Girling,设计咨询公司Artefact的联合创始人表示赞同。
“在未来的10年里,所有的视觉设计工作将通过算法来增强”。
毕竟,设计公司逐渐转向人工智能,
“基于一些高层次的模板或样式,人工智能驱动的工具可以自动提供100种变化的设计。
我们已经见过这些算法工具的早期版本,游戏设计师已经在使用了。”
 例如,最近一鸣惊人的视频游戏 No Man’s Sky。
如果你是一个视觉设计师,是时候充电了。
设计研究员
frog的CEO,Harry West说,
“当民族志研究在设计圈还是新鲜事的时候,已经有设计师专门从事调研,”
设计研究,现在演变成为各类设计师的基本技能。
任何设计项目,都应该先了解客户需要什么。
 因此,不需要专门的设计研究员了。
John Rousseau,Artefact的设计总监,说的更细:
比如机器学习和虚拟现实的技术就在消灭设计研究。
“设计研究将不复存在,至少在我们现在从事的民族志领域,”
“研究很可能会通过自动化的数据和洞察产生,
通过遥感编译和虚拟现实的新技术传输。”
传统的工业设计师
我们采访的大多数设计师都认为自己的领域很有前景。
但不包括Markus Wierzoch,Artefact的设计总监。
他说,传统的工业设计师太注重工业的部分,
过分专注塑造产品的外形”。
产品不再只关注功能,软件也一样。
这意味着未来的工业设计师需要考虑端到端的用户体验,
Wierzoch​​称之为“后工业设计师”。
Doreen Lorenzo,德克萨斯大学奥斯丁分校的整合设计总监,
也看到了传统工业设计师将要淘汰的趋势,
“在未来,所有的设计师将是混合式的。”
首席设计官
Sheryl Cababa,Artefact的设计副总监说,
“这是后期的一个趋势:有一个行政级别的头衔,”
但是这个角色会消失,因为它是多余的。
“好的设计,是跨学科的,这意味着在一个设计导向的公司,
一切高管都是设计的从业人员,而首席设计官的职位将迅速消失。”
CEO蒂姆·布朗有对应的想法,
“企业将在很长的周期内改变,
从前,分析是为了追寻效率的最高价值,
未来,创意和设计技巧对于如何处理复杂、波动以及不断创新的要求是至关重要的……
为了取得成功,CEO需要是设计师。”
这些预测中,有你吗?
别难过,往下看,
你会更难过的。
会走红的设计师
虚拟交互设计师 
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Doreen Lorenzo认为
虚拟和增强现实到2020年将会是$ 150十亿的产业,
从医疗保健到建筑,打乱一切。
更多的用户界面设计人员将开始转型成VI设计师。
“随着越来越多的产品成为完全虚拟的——
从聊天机器人到3D预测,到身临其境的环境,
我们将见证新一代虚拟交互设计师通过对话、手势和光创造体验。”
材质设计专家
 4B Collective的Yvonne Lin相信,在不久的将来,
会有越来越需要设计师处理不同的材质。
例如,竹子建筑师,
西方世界喜欢这种亚洲的材料,
“可以在24小时内长出三英尺,可弯曲,可负重,可拼接,可劈开。”
她还表示,会缝制的设计师将是抢手货,
因为能创造结构性的软性产品。
什么是结构性软性产品?
想想样麻省理工学院的Neri Oxman的设计,
或者是高科技纺织:混合电路板和面料,
如谷歌的Jacquard项目。(跟李维斯合作)
“今天,在软和硬的产品之间有技术和知识的鸿沟。
很少有人知道如何在两者之间工作,”
“聪明地把布料(为了舒适)和塑料和金属(为了结构和功能)混合,
将会对保健和运动产品大有益处。
随着人们寿命更长,健身增加了这些更舒适和更高性能产品的需求。” 
算法/ AI设计专家 
我们沟通的设计师很少担心,
未来15年机器人或算法将取代他们的工作。
Artefact的 Rob Girling认为,
虽然“应用性的创意很难根本上复制”,
但人工智能将创造新的设计机会。
我们交谈的其他设计师和Girling一样都认为AI和算法是持续增长的领域。
“以人为本的设计已经从物品设计(工业设计),
到体验设计(添加交互设计,视觉设计,以及空间设计)扩展,
下一步将是系统行为的设计:设计算法,决定自动行为和智能系统”,
frog的Harry West给出了预测。
例如,设计一种算法,
决定自动汽车是如何在不可避免的冲撞中以人为中心的正确决策。
“设计人员面临的挑战是要将算法的编码与实际体验连接。”
后工业设计师 
Artefact的Markus Wierzoch说,
“由于每个物体都变得可连接,
从沙发到你的健身手镯,病房到你的钱包,
我们需要思考连接的体验,”。
“这些意味着我们需要改变过去给这些物体的设计,
超越他们既定的形式和功能。”
进入后工业设计。
后工业设计师需要考虑端到端的用户体验
打造“连接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的有形体验”。
例如,未来的设计师,负责设计的电动牙刷,
需要确保牙刷可以连接到一个应用程序,
给用户带来刷牙的统计,以及接入未来的智能家居。
只设计能把牙齿刷干净的东西是不够的。
“必须有人负责把复杂的体验连接在一起,”
这是Argodesign的Mark Rolston的观点。
设计策略师
设计研究人员在未来15年内找到工作的机会越来越少,
但Artefact的John Rousseau认为设计策略师是必不可少的。
“设计策略的重要性将增长,”
“未来设计策略师需要有理解和模式化复杂系统的能力”,
例如,社交网络或供应链,
“在一个持续破坏、高不确定性的动荡环境下设计新的产品和服务 ”。
换句话说,
通过政治,社会,企业,以及技术定义的未来世界可能在一夜之间改变。
组织设计师
未来的组织结构不会与过去的组织结构相同。
这就是为什么Ideo的合伙人Bryan Walker认为专门的组织设计师将会出现,
帮助使企业更加“适应性,创造性和多产”。
这些设计师,“将有助于重新构想企业组织的各个方面,
从底层结构,激励机制,流程,才能训练到它的实体办公区,数字化协作工具和通讯。”
 
自由设计师
习惯穿着你的睡衣工作。
Teague’的Clint Rule, Eric Lawrence, 和 Matt McElvogue认为,
设计的未来是自由职业者。
“创意AI和全球创意市场会因为技能需求给个人设计师提供接口,
这些接口从前只开放给大团队。”
“结果是设计师将更专业化、高效率和独立” 
自由职业者不会是孤军奋战,
他们会形成一个能与更多的传统企业竞争的
“有针对性的微咨询网络。”
这些来自未来的职业挑战,
你准备好迎接了吗?
老师教给我们的,都是N年前的东西。
市场需要的,老师不会教,也给不了。
可是,变化这么快,
我们要怎么跟得上节奏?
要么永远奋战在第一线。
要么,跟着第一线的人学习或者合作。
比如——我们,
酷九设计。
TOP